新闻动态NEWS

当前位置:主页 > 客户中心 > 客户中心

宜信用科技赋能 携手《麻省理工科技评论》主办北京颁奖典礼

宜信用科技赋能 携手《麻省理工科技评论》主办北京颁奖典礼

推荐 2018-04-20 17:57:22

据北京时间2018年1月24日美通社电:1899年,与北京在北半球同纬度的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推出了一本新杂志《麻省理工科技评论》(MIT Technology Review)。

随后人类历史上最为波澜壮阔的一百年倏然而逝,当中国的GDP跃升世界第二,科技和商业力量也令世界瞩目时,世界经济版图的重心在时隔两百多年后重新回到东亚,中国开始成为全球市场秩序的主要倡导者和维护者。

1999年,《麻省理工科技评论》在创刊100年时,推出了“35位35岁以下科技创新青年”的评选,以期激励青年创新者取得更大的成就。

2018年1月30日,中国金融科技公司宜信与《麻省理工科技评论》在北京联合主办该奖的颁奖典礼,这也是颁奖典礼第一次走进中国。

宜信&麻省理工科技评论“35位35岁以下科技创新青年”评选

这个奖的特色是什么?为什么会在这个节点走进中国?又将对中国的科技和商业创新带来哪些深远影响?

一、科技刺猬+商业狐狸

《麻省理工科技评论》推出的“35位35岁以下科技创新青年”奖,获奖者:Google联合创始人拉里·佩奇(2002年)和谢尔盖·布林(2002年);Linux之父林纳斯·托瓦兹(1999年);Facebook创始人马克·扎克伯格(2007年);Yahoo创始人杨致远(1999年);Apple设计总监乔纳夫·伊森(1999年)等。

看看这些获奖者的名字,就知道这个奖项的特色为何是科技刺猬+商业狐狸了。

这些获奖者都很年轻,35岁以下,正处在技术研发最旺盛的人生阶段,但他们都持之以恒的在某一个领域长久专研,实现了“单点突破”,像刺猬一样,“一针捅破天”。

如果把诺贝尔奖或某一个学科泰斗级人物比作功成名就的“迟暮雄狮”,那么“35位35岁以下科技创新青年”奖获奖者就是年富力强的“科技刺猬”。

这些获奖者很多来自于商业机构,或者本身就是一位创业者,为了解决一个商业难题而进行的技术创新,最终实现了丰厚的商业回报。所以,另一个特色是“商业狐狸”。

这些人不仅是科技专家,也是商业精英,财富新贵。他们既有刺猬的持之以恒,也有狐狸的商业嗅觉。

宜信&麻省理工科技评论:一份剧透未来的秘密清单

二、以市场换技术-- 模仿式创新-- 源创新

为什么《麻省理工科技评论》会牵手中国金融科技公司宜信,将颁奖典礼放在中国?不仅如此,自2018年起,除“35位35岁以下科技创新青年”奖的国际榜单外,将会有一份专属于中国科技创新者的榜单。

这要从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走过的“以市场换技术—— 模仿式创新—— 源创新”三个阶段说起。《大趋势》作者奈斯比特有一个预言:“中国在人类即将到来的新浪潮中取得了领先地位,我毫不怀疑2050年中国将成为世界的中心。”这句话最能解释《麻省理工科技评论》与宜信的这次牵手。

如果回看历史,就可以清晰的看到这三个阶段:第一阶段上世纪80年代,中国开启了“以市场换技术”的升级之路。第二阶段是模仿式创新。今天中国进入第三阶段:源创新。

源创新由斯坦福大学教授谢德荪(Edison Tse)提出,用于解释中国企业创新和中国经济转型。源创新有两个特点:一是从市场反推的创新,二是颠覆性思维。

在通用技术领域,量子通信、云计算、生物识别、高铁、人工智能、无人机、无人驾驶汽车等,中国都已跻身世界前列;共享单车、微信公众号、移动支付、网购、网贷、今日头条信息流等日常生活领域的创新,中国引领世界潮流;从华尔街归国创业的唐宁先生创办的宜信,是中国金融与技术创新相融合的代表。中国基于庞大市场规模而催生的技术和商业模式源创新,正深刻影响全球。

三、“拔河游戏”与“中国式机会”

中国人眼里的博弈,是一场人人皆可参与的“拔河游戏”,只有让更多的人站到自己的一方,才能把供应链上高价值的部分拉过来。这比起“拳击赛”—— 让自己强大,击倒对手,让输家下场,是一种完全不同的思维方式。”这是罗振宇在前不久的跨年演讲中提到两个词:“拔河游戏”和“中国式机会”。

宜信&麻省理工科技评论:一份剧透未来的秘密清单

该奖项走进中国,也是在抓住“中国式机会”,也有着两层涵义:

一是中国庞大的市场为技术和商业创新提出了需求,需求是创新的来源和催化剂。二是中国为技术和商业创新提供了最好的应用之地。